Popular posts

2009/09/25

不要战斗,要协作

做设计最多的疑问,也是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将你的方案用非设计语言的方式来量化?

在内部的讨论会上大家也最关心的就是用户研究如何能够将设计的效果给量化,而不仅仅是定性研究中的卡片分类、焦点小组、用户测试等,毕竟我们研究的方法和结论与需求方的商业需求往往是脱节的,与需求方关系密切的是KPI,是PV和用户增长,以及更现实的收入利益。和这些明确的数字相比,我们的设计语言往往相形见绌。 

的确,在很多情况下商业设计的目标决定了我们设计的方向和方式,也因此数据成为决定我们设计的依据。在很多时候需求方会用数字来说话,并且数字往往比我们费心力画出来的方案更有效,也由此设计师会产生一种情结——我们应该把设计用数据量化。 

当然这也有现成的案例,通过某个设计改进能够提升多少PV,通过简化某个步骤可以提高多少完成率,这是一些特例,要知道在设计的多数工作中我们都是无法进行量化的,尤其是在方案的前期PK中想拿出已有的数据来进行验证的确是不太容易。也因此用户研究只能通过一些定性研究的方法来尽可能的模拟真实用户可能出现的问题。但限于研究本身的合理性及非UED人员对于方法的认可,这也只能解决少部分的问题。

回到开始的问题,很多人都会认为应该通过数据来佐证设计,设计师不仅需要将方案做完整,还需要能获得数据支撑,因此AB Test的重要性也经常会一再强调。我对这种观点基本认可,但有一些补充。 

我并不认为能够拿到数据,就能够解决沟通上的问题,我也并不认为数据应该拿来证明好与不好。简单而言,一个数据指标的变化,其产生的影响因素是非常多的,一个设计上的改进起的效果该如何进行量比的换算?价值三亿美元的按钮真的值三亿美元吗,这个按钮的好与不好并不是因为三亿美元,而在于它通过合理化流程解决了问题。 

而这也涉及到设计师自身的价值是什么的问题,我们的使命就是拿需求方也能拿到的数据去挑战他们的方案吗?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将我们的想法强加给他们吗?如果以这样的方式来工作,那么这不是团队协作,而是战斗。当你拿起对方的矛来战斗,那么这就变成了一场双输的战场。 

我们需要认清自己的优势是什么,我们的意义是什么?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的创造力和经验,包括逻辑、概念、分析和专业能力,这才是我们内在的价值,而数据是外在的资源,你可以去获取,需求方也一样能拿到。作为一个协作的团队,各自应该秉承自己的使命和意义来完善想法,而不是说方案与方案的PK。没有人可以做出完美的方案,就像没有人永远会错误,在我们工作的时候我们需要认识到自己的缺陷和不足,认识到我们在于数据方面的短板,我们不仅需要从专业上做到更好,也应该能够了解如何协作,如何共同解决问题。 

UED的困境,这是否能够成为一种思路呢?

标签: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